三亚纹身

你当前位置:首页 > 纹身资讯

纹身师两人相识

 朱颜的皮肤真白,而且还嫩,是真的白嫩。这是我第一眼看见她时的感觉。这感觉我是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,这也是后来我一直对朱颜感叹的。当然啦,朱颜也说过,她自小就对自己的皮质感到自豪。当时,我都情不自禁地朝她走过去了。我到现在还常常想起当时的隋景。


  进门前,我走了很长一段路。从家里走到她办公的地方,还很有一段路的,天气又热,不走都热,何况还要走那么长的路呢。进门后,我已经浑身冒汗,气喘吁吁的。大厅里虽然开着空调,身体的舒适度逐步好转起来,但我的身体还没来得及凉快下来,额头的汗流到了脸颊,而汗湿的衣服,像身上的另一层皮,牢牢地裹住了我的身体。我难受极了,用手拉开紧贴在身上的衣服,我想让自己松一口气。我还张望着寻找办事的窗口。今天似乎办事的人不是很多。

 

  我喘着气,看见大厅里有两个窗口,里面坐了两个女的。朱颜就坐在左边的那个窗口。她的名字我是后来才知道的。当时我只注意到,朱颜的皮肤真白,首先看见的,当然是她的脸,多好看呀,再看一眼,我看见了她的胳膊,因为当时她穿的是短袖,胳膊露在衣服的外面,而她的皮肤,是真的白啊,还透着红光,拿晶莹透亮来形容,有点夸张,但也差不多了。以前我看过书中对某些女子皮肤的描写,我认为是夸张,也不相信,现在我默认自己是多么的无知啊。也许当时我有点眩晕,我没看清窗口上写的字,就径直朝她走了过去。

 

  站到了窗口前,我才看清楚,她侧身对窗口坐了,和我呈九十度角,她的头发不是黑色的,可能染了,是橘黄色的,可能也烫过,有点松散的卷,懒散的波浪,估计是披肩的,都朝后梳,还扎了马尾。这样她那张柔美的脸,就让我暗自惊叹了,同时我竟然又发现,她的右耳,穿了戴耳环的耳孔,它朝向我。我要说,这个发现,是我与她发生故事的一个切入点,不夸张地说吧,这也许就是我和她穿在_起的那个洞呢。

 

  当时距离近了,我看得仔细,我看见她的耳朵上,不是穿了一个洞,而是三个!我看见她的耳朵穿了三个耳环孔!但奇怪的是,只戴了一个耳环,一个白色的耳环。按我的经验,应该是铂金的。那个耳环虽然做得精巧,镶嵌了—颗红宝石,但显得粗暴,强硬地咬进她的肌肤,还发出金属和宝石的光芒。我移动目光看。她穿的那三个耳孔,不是在耳垂的部位,而是在稍上的耳朵边沿,紧贴脆弱的耳骨,最下面的两个耳环孔是空的,没戴耳环。坦白说,我感到很震撼,有一种古怪的想法,像被什么蜇了一下。又像内心的悬崖,突然有轰然雪崩的感觉。

 

  我站在窗口呆看了片刻。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听到里面的她问,办什么事?朱颜没有抬头,也没停下手中的活。我愣了愣,才微微弯了腰,凑过去问她,在哪换扣分卡?我的驾驶证扣分卡到期该换了。她此时正和对面的同事说话。她听见了,没转头,手却伸了过来,她白嫩的手伸了过来,但有点心不在焉。